??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旅游

  •   前往马场村的道路是土石路面 但前往马
  • 2019-10-11 字体大小:[]
    更多
  •   从家到天堂距离多远?对于丘北县八道哨乡马场村的赵正娟和王海霞两个孩子来说,不足3公里。 12月21日中午。“爸爸我忙不得了,要去上学。你吃完饭把碗放着,晚上我回来洗。”说完话,放下帮爸爸王友文买的一斤包谷酒,12岁的王海霞背着书包出门。同时,12岁的赵正娟和10岁的赵正恒吃过午饭,手牵着手出门了。

      不到半小时,距离两人家不足3公里处,载着王海霞和赵正娟等24名学生去学校的马车和货车相撞。两个12岁的孩子没了。

      记者通过对学校和教育、交警等多部门的调查走访发现,这个本不该发生的悲剧成了注定要发生的悲剧。

      走访

      神秘“家属” 阻挠记者

      12月21日中午12时,马场村的24个孩子吃过午饭,坐上一辆马车前往四五公里外的猫猫冲小学。赶车人张明香和往常一样顺路而行,车子从布满土石的乡村小路驶上设计时速为80公里的普碳(普者黑——碳房)一级路时,一辆从普者黑方向驶来的大货车撞了上来。

      12岁的赵正娟当场死亡,12岁的王海霞送到医院后死亡。其他23人受伤。其中王孝等9人因伤势严重被转送文山州医院治疗,其余13人入住丘北县医院。

      丘北县县委宣传通稿称:事故发生后,丘北县县长等领导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处置工作。善后组认真做好死者家属的思想稳定工作。

      昨日凌晨1时,记者赶到文山州医院,在重症监护室找到死者赵正娟的父亲赵永平,他满脸疲态,妻子坐在病床上流泪,病床上躺着受伤的小儿子赵正恒。

      记者正在采访,原本坐在医生办公室的几名男子走进病房。一人上前阻拦记者,声称自己是孩子家属,事情还没调查清楚,有些事不能说。

      “死者的父亲、母亲和弟弟都在这,他是什么家属?”听到记者发问,赵永平直接对那名男子说:“我不认识你。”说完,男子尴尬地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随后,赵永平情绪激动地拉着记者走出病房,要向记者讲述情况。但没过多久就有一群民警赶到,劝说记者离开。

      质疑

      疑问1

      学校拒租公交 家长无奈找马车?

      赵正恒和姐姐本来在村里读书,去年因老学校改建,他们被分流到更远的猫猫冲小学。家长们曾找到学校,希望学校租公交车接送孩子,费用由家长分担。但学校让家长们找教育局,家长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到了退而求其次的方法——租马车。

      家长们找到张明香,商定每人每月60元钱的价格,由张明香接送孩子。“我开始也接送孩子,但每天需要往返多次,不现实,学校又不帮我们,不找马车也找不到别的车。”赵永平说,找马车本是为了让孩子更安全。

      按照马车平时运行的路线前往学校,总路程约五公里,其中有近1公里需要走在普碳路上,还有近一公里需要走以前从师宗去丘北的老公路。大人徒步约需40分钟,学生步行上下学,每天需3个小时。

      疑问2

      教学楼完工3月 为何不让学生使用?

      昨早的雨,冲走了泥泞,却没能冲走两个生命留下的斑斑血迹。

      顺普碳公路向普者黑方向走不到5公里,就到了转往马场村的交叉口。路口没有信号灯和任何的警示标志。这里是事发现场。警车停在路边,一旁站着几名警察。

      赵永平和王海霞的父亲王友文走到路中间,指着地上的血迹,向记者介绍当时两个孩子躺倒的位置。两人一夜无眠,精神不好,但记忆清晰。

      前往马场村的道路是土石路面,两侧是水塘,赵永平说水很深。两个水塘连接的地方是一座桥,“下雨的时候桥就会被淹掉”王友文说。

      去马场村得经过横山村,孩子们原来在横山村内的大矣堵小学就读,距家走路不要10分钟。现在,学校教学楼和师生宿舍都修好了,但操场等设施尚未完工,挖掘机还在轰鸣。

      负责施工的朱先生说,学校和他们签订的协议是教学楼等主体工程9月前完工,其他设施没有规定时间。“教学楼修好,学校说还在修附属建筑,又赶上雨季,学生进去会踩脏教学楼,所以没让学生回来。”

      王友文家是新修的房子,王海霞还未住过自己的房间,因为要帮奶奶做家务,所以一直住在奶奶家。“孩子很听话,很懂事,每天只要有空就会帮家里干活儿。”王友文说,出事前,女儿要去上学,还不让他洗碗。半小时后,他接到张明香电话,知道孩子出事。到现场时,女儿躺在地上,还能呼吸,但送到医院时已不行了,医生连针都打不进去。“如果学校按时完工,孩子就能回来读书,肯定不会出事。”

      疑问3

      入校读书 先得签“免责声明”?

      猫猫冲小学能听到朗朗读书声。两个遇难孩子的教室在教学楼右侧一层实验室。里面有学生,没有老师。第一排靠近门口的座位是赵正娟的,桌上放着一把塑料尺。王海霞的座位在第四排,遗物已被家长拿走。

      该校现有240名学生,其中100人属临时借读。

      “家长确实来和我们说过要租公交车的事。”该校张校长说,他得到这个消息后逐级反映,教育局领导批示说,学校到马场村有一大段是土路,中间还有桥,不适合公交车运营,就没有批准。况且全丘北县都没有校车,没有先例。

      难道马车就比公交车安全吗?对于这个问题,张校长说,学生上学最安全的方式是徒步,并且由家长接送。他觉得孩子的家长应该像接送幼儿园学生一样,每天接送学生。

      记者在前往学校的路上曾看到两名老师徒步护送19个孩子回家。对此,张校长表示,学校的老师较少,记者看到的不是护送,而是“监控”。学校会不定时派没有课时的老师监控学生回家途中的情况,以此确保学生安全。

      “娃娃去猫猫冲小学读书,校长逼着我们签了一份协议,不签就不让读。”在马场村采访时,不下10位村民向记者反映这个情况。然而记者让他们拿出协议,他们却都没能找到。

      在猫猫冲小学,记者见到村民口中的协议——《猫猫冲小学家、校完全协议》,上面有家长的签字、手印和学校的公章。协议第六条规定,“家长如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接送学生,出现事故学校概不负责”。

      “赤裸裸的免责声明!”对于这份协议,很多网友如此回复。

      对于这份协议,张校长坚称所有签字都是家长自愿的,设立协议的目的是为让家长更多履行责任,确保孩子安全。

      既然有协议,事故中是否学校没有责任?张校长表示,学校肯定是有责任的,至于到底有多大责任,还待上级调查。

      疑问4

      为何不设信号灯、警示牌?

      在教育局的采访中,丘北县教育局副局长赵承生表示曾向交警队反映过出事地点没有信号灯和警示标志一事。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丘北县交警大队。负责车辆管理的马副队长表示,出事道路是一条高速、平交道口非常多的一级路。今年年初通车,因平交道口太多,出过很多事故。教育部门从来没有书面要求过要在那里安装信号灯,是否口头说过,他不太清楚。

      马副队长表示:道路安装信号灯是有规定的,只有车流量达到一定要求才会考虑。虽然这里有学生出入,但前往马场村的路不是主要路口,所以就没有安装。他表示,事发后,交警曾对货车司机做了酒精吹气测试,没发现酒驾情况,但还是抽取了驾驶员的血样送检,结果还需等待。他们会在规定时间内出具事故责任认定报告。记者要求前往停车场拍摄肇事车辆,马副队长开始时同意,最后拒绝。

      疑问5

      事故未定性就签赔偿协议

      昨日上午,赵永平和王友文对记者说,交警部门一大早就联系他们,说先赔偿1万元,让他们把孩子安葬,其他共计赔偿9万元。两人没同意。

      昨日下午,两人告诉记者:已经签订了赔偿协议和保证书。作为甲方的货车司机一次性赔偿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相关费用30万元整。家属自愿放弃其他一切赔偿的权利。

      王友文说,这份协议是昨日下午5时许签署的。八道哨乡乡长等人提出32万,最后少要了两万,对方同意了。“我们没有文化,也不知道怎么办,他们只赔这么多,我们就签字了。”王友文说,对于这个金额,两位遇难者父亲都不满意,但不知道该怎么办。

      令人意外的是,事故调查结果还没出,货车司机吴祖学已成了赔偿的主体。

      对话

      “无厘头”式的校车检查

      记者:教育部门在学校安全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赵承生:主要是建立“家校接送制度”。家长需轮流护送孩子上学。老师需护送较远的孩子回家。

      记者:猫猫冲小学的现状是没有老师护送学生回家,是不是政策没有落实?

      赵承生:我们的政策都得到了落实。

      记者:丘北县有校车吗?

      赵承生:丘北是国家级贫困县,没配校车。

      记者:你去过猫猫冲小学吗?见过或听说过马车充当校车的事吗?出事的孩子上学要走四五公里,不配备校车该怎么去上学?

      赵承生:我最后一次到猫猫冲小学是2009年。没有见过、也从未听说过马车拉学生的事情。根据现实情况,孩子上学还是徒步更安全。

      记者:近期全国出现多起校车事故,丘北县是否进行过校车安全检查?

      赵承生:县委县政府组成了校车安全检查组,全面检查过校车安全隐患。

      记者:你们全县都没有校车,校车安全检查组主要检查什么?

      赵承生:主要检查有没有私车从事非法拉送学生的情况,一旦查到一律取缔。

      记者:是否发现过马车拉学生的情况?

      赵承生:没有发现过。

      记者:既然是全面检查,那就应该去过猫猫冲小学,难道就没听说过?

      赵承生:我们没去过猫猫冲小学检查校车安全。

      记者:既然没去过怎么能叫全面检查?

      赵承生:……

      记者:如何看待猫猫冲小学和家长签的协议?

      赵承生:我们只是要求学校和家长签订协议,协议条款是学校自己拟定的,第六条确实不妥。

      记者:有学生家长说,孩子们原来的学校教学楼9月已竣工,教育部门因担心学生把新教学楼踩脏,才不让学生回来读书?

      赵承生:这个肯定没有。按照原来的计划,明年3月,新建的学校就能投入使用。

      记者手记

      回头一看 疑问丛生

      采访结束了。两条鲜活的生命凋谢了,赔偿协议也签署了。

      30万,多还是少?对于一条生命来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他的价值。但悲哀的是,一次次凋谢的生命后,必须谈到金钱。

      回头看看,这个悲剧能避免吗?学校改建,如果能早点完工,或者说能在教学楼修好后就让学生使用,孩子们不用走远路上学,便不需要马车,当然就不会集体出事。

      继续回头看,如果学校能按教育局的制度每天护送孩子回家,再让家长轮流护送回家,孩子们也不会坐上这辆要命的马车。

      再回头看看,这是一条设计时速80公里的一级路。全长50公里,收费25元,一路走来平交道口之多,让我踩过四次急刹车。但除了两个能拐进县城的道口,没看到任何交通信号灯。如果出事处有信号灯,或者有警示标志,还会出事吗?

      最后一次回头看,丘北县的校车安全大检查,如果能够进入每一所学校,莫非不能查到有马车充当校车的事?

      生命没有如果,当我们在哀叹生命脆弱时,与此事相关的政府、教育、交警部门有没有想过,你们将来该做些什么?

      吴富水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

水处理药剂生产厂家 酸洗缓蚀剂 6419-19-8 water treatment chemicals ATMP 杀菌剂 水处理药剂
版权所有:bet356最近不让提款_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 368信息网 Copyright ? 2008-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