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国内新闻

  • 认为深圳既不能学习北京的一票制也不能像香
  • 2019-10-11 字体大小:[]
    更多
  •   没有官员,没有圆桌,没有客套的开场,一场民间组织的地铁票价“听证会”昨日火爆开锣!

      昨日上午10时,由深商研究会、公众力、因特虎组织的SZ-Talk双周沙龙在福田区文化馆内的一家茶馆举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学者、民间热心人士、港铁代表及两名官方听证会代表共计20多人自由形成四组并提出四套民间方案。此前地铁公司曾表示自己并无票价定价权,因此“民间听证会”代表认为,作为定价机构的发改委应本着惠及民众的原则,制定出更为优惠的第四套方案,让市民受益。

      ■民间方案PK

      此前有媒体曾经曝光,网调显示九成网民不赞同官方提供的三套备选方案。昨日“民间听证会”代表自由组合成为四组,每组派代表阐释自己的方案。四组代表中两组赞成一票制,一组赞成里程计费,另一组则认为应维持现状。

      “三元通票+月票”

      根据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2007-2009年,在地铁日均客运量从32万增加到37万的基础上,平均票价从2.86元递减了0.78元,“这种递减让我们看到深圳是有采用一票制的基础的,可以三元一票制加月票综合的解决办法。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打七折或八折,还要利用月票制给上班族优惠,在1-31日有效,哪怕只坐10次也交80块,坐50次也照样交80块钱,让更多的通勤人员乘坐地铁。”第一组代表们如是说。

      “学习北京一票制”

      “我们小组五个人,其中有二个人认为三块钱(一票制),三个人认为两块钱(一票制),最后我们综合一下是两块四(一票制)。”第二组代表们认为,公共交通的票价不是由哪一个部门来决定,而是要根据老百姓的承受能力决定。“深圳市城镇工资标准水平是3600多元,1000万的外来工基本工资是1100元,票价2.4元已经非常高了,远远超出北京和大部分人的经济收入水平。”

      里程计费

      第三组代表沿用起步加里程的计算方式提出,“每6公里3元起步,每10公里1元。”同时,提出刷“深圳通”乘地铁应该和公交一样享受同样的折扣,“我们也测算过,现在地铁五号线是47公里。按照我们的方案坐完47公里,也就是在六块钱左右。”

      维持现状

      第四组代表直接表示,现在的地铁票价调整时机并不成熟,“新线还没有营运,就要提高票价,我们组认为不妥当,应该延续现有票价,等到大运会召开,地铁运行一段时间后再进行成本测算,此外,地铁这么大额的投资,成本与收益按一年来计算是不是有点夸张?巴黎的水网管道已经用了百年,这怎么算?” AⅡ03-07版 采写:南都记者 任笑一 王莹

      “民间听证会”代表:公共服务不能拿穷人开刀

      ■代表寄语

      官方听证会代表要敢于呛声

      在昨日的“民间听证会”上,四套方案一提出,一票制与里程计费制的代表就进行了现场PK,里程计费制代表认为,政府不可能选择一票制,但一票制代表则认为“地铁票价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不能按照经济账来算,地铁亏损与否是地铁集团与政府之间的事情,与老百姓不相干,可以乘着大运的东风实行一票制。”

      “民间听证会”持续两三个小时,最后四组代表达成共识:实行月票制,加大深圳通打折力度,同时希望官方听证会代表要敢于表达意见。

      民间环保人士廉海生表示,希望在官方的听证会上,消费者代表和人大代表确实能代表人民讲话,“不要四平八稳,不要软塌塌,要亮出人民的声音来。”

      因特虎创始人金心异则希望“代表发言的时候不要四平八稳,不要和稀泥,希望观点很犀利。”

      此前曾多次参加听证会的郑祖华表示,虽然自己对听证会已经非常失望,并发誓再也不参加官方听证会了,但她还是希望这次参加的代表们好好想一想“政府代表人民的基本利益,GDP那么高干什么用的?GDP那么高应该返还到老百姓身上。GDP世界排在前列,不能老百姓都是穷的,那GDP高有什么意义?这次听证会虽然你们只有五分钟,但我希望你们从制度上质疑听证会的程序,应该依法来开。”

      ■代表说事 票价应向弱势群体倾斜

      “民间听证会”代表郑祖华表示,现在地铁是公益性的还是非公益性的?假如是公益性的,亏损应该由政府来承担,假如不是公益性的,那就该加多少钱加多少钱,既然要开听证会,就要承认地铁的公益性质。“坐地铁的乘客大部分都是底层或是弱势群体,票价向这些群体倾斜体现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公益性的事业不能够向这些弱势群体和底层群众搜刮钱。”

      市劳资论坛发起人吉峰则认为,深圳有1400万人口,其中有1000万人在关外居住,关外很多人都是拿最低基本工资,公共服务不能拿穷人开刀,这是违反公共服务原则的。“不能说坐车的人多了,就要多收钱,如同不能看病的人多了就多收钱,看病的人少就少收钱。”

      吉峰表示,深圳前30年把大量的财政资金投入到关内,关外的基础建设落后,现在扩容了,不能再向关外人身上榨取金钱。相比之下,他比较赞同地铁一票制,认为“有利于拉近关外和关内的距离,促进关内外的平等,提高一体化服务。”

      低票价不是恩赐

      民间环保人士廉海生认为,现在不应该纠缠在提价和降价,应该旗帜鲜明表明地铁就是低价,“远学北京近学香港,都行得通,北京是政府补,老百姓得到了实惠,香港地铁公司经营得好,香港的政府又给了人家很多的经营权,人家也是成功的。这两个都做得不错,深圳为什么不去学?”

      “实际上,政府拿出一套你认为对得起老百姓的方案,你请示老百姓同不同意,让老百姓给你一种表态,不要跟老百姓去算营运账,低价并不是一种恩赐,而是执政为民的应有表现。”廉海生说。

      地铁公司应提高运营能力

      对于学习香港和北京模式,此前早有业内人士认为行不通,认为深圳既不能学习北京的一票制也不能像香港那样经营。对此,金心异认为,大家一直认为港铁运营是亏损的,所以要靠上盖物业补它的亏损,其实错了。就是单算运营港铁也是赚钱的。而且港铁公司不是靠高票价赚钱。香港地铁的价格的确比深圳地铁、北京地铁都贵,但是相对于香港人的收入来说是很低的。

      毕业后将赴港铁工作的深圳人张欣宇带来了香港地铁公司2009年年报。他表示,香港地铁运营的收入主要包括票务收入和车站商业收入,其当年的运营盈利95亿港元。而香港的本地客人的票价平均是6.55港元,所有客人的平均花费为7.63港元,这与香港居民的收入相比极其低廉。

      张欣宇认为,对于地铁公司来说,在运营初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初始阶段给予补贴是应该的,。但如果年年运营都在亏损,政府就得年年要给补贴吗?这个补贴也是纳税人的钱,“政府没有理由养一个地铁公司,年年给他钱,全世界的地铁公司都可以做到自负盈亏,为什么深圳做不到?”

      因此听证代表们认为,希望今后在深圳运营的三家地铁公司能够提高自身的运营能力,不要给财政造成过多负担。

      地铁体现公益性 低票价是王道

      “民间听证会”各方认为现有票价地铁公益性没体现,盈亏缺乏第三方监督

      地铁票价是不是越低越好,这一观点在听证预备会议后,一直有不同观点。在昨日的“民间听证会”上,参与代表普遍认为,必须在承认地铁公益性的基础上考虑其票价问题,在未来特区一体化的发展上,不仅仅考虑关内市民的收入承受能力,也需要考虑关外市民的承受能力,坚持低价,以体现其公益性。

      ■代表建言

      低票价体现公益性

      “如果承认是公益服务性的,它就应该坚持低价,如果是纯粹市场化的产品,它再涨一倍也可以。”昨日辩论现场,多位参与市民直接点出,地铁的公益性必须是现在来讨论地铁票价的前提和基础。而在这种情况下,地铁应坚持低票价。

      市劳资论坛发起人吉峰现场算了一笔账,按照目前的三种方案票价,从龙岗的双龙终点站坐到市民中心,票价分别是7块、8块、8块,往返的话票价再翻倍。如果坪山没有地铁的,还要乘坐公交到达地铁双龙站,“整个坪山新区近百万人享受不了地铁,还要坐公交,往返一趟要二十块钱!”他认为,目前的地铁票价只是按照关内的收入标准进行讨论,并没有考虑到关外的实际情况,公共出行的公益性大打折扣。“票价一定要根据老百姓的承受能力,这是最具有说服力的。”

      因特虎创始人、政协委员、知名民间观察人士金心异指出,深圳提建设民生幸福城市,民生幸福就是不能让老百姓的出行成本在他整个收入结构里超过某个比例,而且要尽可能降低,这些都应该在地铁票价上得到体现。地铁开通后,对于深圳的关内外一体化加速推进,将会有实质性的突破。如果从深圳城市整体发展出发,地铁都应该低票价,以此吸引更多的人来坐地铁,而提高地铁的公交分担率。

      成本审计应有监督

      多年参加听证会的市民代表郑祖华提出,听证会上每次拿出的成本监审报告,往往不能让市民信服,因为这一环节缺少了一个独立的监督。她认为,作为对听证会价格有着重要影响的成本监审报告,应当让人大计划预算委员会这样专门的机构介入监督。并且多邀请一些专家型的人大代表,对这一环节全程跟进,保证成本审计的公众性和客观性。

      民间环保人士廉海生则直言,由于成本的审计公众并未参与,一些质疑无法表达。“深圳建了一个地铁大厦,非常豪华。这座大厦在黄金地段投资多大,费用算没算进来?”他认为,如果这个费用都要政府买单、老百姓掏钱,是非常不合理的,但目前这些在成本审计环节均未看到相关信息和数据。廉海生认为,地铁运营政府可以补贴,但不是必须要补贴,运营好以后可能并不亏损,而且政府补贴还存在着一个监督问题,在类似涉及公众民生利益的事件上,人大应该介入监督,“政府的钱也是老百姓的钱。政府给地铁补贴怎么花的,老百姓也关心。”

      “我姓廉没所谓,地铁要姓‘廉’,要花好老百姓的每一分钱,我觉得深圳地铁也能做到少亏损甚至不亏损。政府从开始补贴最后逐渐过渡到少补贴、不补贴,同时地铁票价又要让老百姓感到十分合理,一票制推行更好,不推行一票制也要坚持低票价。”

      开通后再听证

      “现在来讨论地铁票价是不是合理?我觉得票价听证应该推迟。”昨日会议现场,持这一观点的代表也不少。来自月亮湾社区人大代表联络站的知名环保人士敖建南表示,目前地铁还处在建设阶段,很多市民还没有享受到服务的时候提调价不太合适。现在的数据,法理不足,民心不服。敖建南认为,等大运会以后,总里程超过了150公里,运行成本基本成熟了再进行调整,“现在还没建好就开始向大家要钱,会造成市民的联想。上海世博会就先给上海市民每人发一张票让他先享受。难道深圳不行吗?”这一观点得到现场不少人士的认同,认为在新线路尚未开通的情况下提调价,不仅测算成本、客流等数据不客观,而且也不能让公众选择出自己真正认为最适合的方案。应当在线路全部开通后,根据试运营的实际情况,拿出更符合实际的票价方案听证。

      公众力公司负责人范军认为,深圳应在大运会召开前,仿照北京模式,采用全程一票制方式,等大运会结束后,再来根据运行实际情况,提出调整的票价方案,进行听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

水处理药剂生产厂家 酸洗缓蚀剂 6419-19-8 water treatment chemicals ATMP 杀菌剂 水处理药剂
版权所有:bet356最近不让提款_bet356是哪个国家的_bet356 368信息网 Copyright ? 2008-2014 All Rights Reserved